小磊耽美文学网

月蓝烟封玄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蓝烟封玄屹最新章节

分类: 句子  时间: 2023-01-03 21:39:45  作者: guomingxu 

点击全文阅读

月蓝烟深知此次出行,不能耽搁太久。
也知寒毒若想清除,也非一日之功,所以只是希望徐谭厚可以找到病源,但没想到,进入谷内,就再也没有见过徐谭厚!
听药童说,徐谭厚新得的草药,似乎出了问题,正关在药炉里,死活不肯出来。
这可把月蓝烟急坏了。
“小姐,这万万不可啊!”两位药童拦住了月蓝烟,死活不肯让月蓝烟进去。
“我要见外公!”
药童十分为难,“小姐,您不是不知老谷主的脾气,您这样闯进去,他非把我们杀了不可。”
月蓝烟试了几次都未果,干脆冲着紧闭着的门大喊,“外公,人命关天呀!”
可不管她如何喊,里面的人都是不为所动。
月蓝烟忽然看向一侧,脸上带着抹惊喜,“外公!”
眼看药童们转头看向旁边,月蓝烟抓紧机会,直接开门冲了进去,直接将门关上。
药童急得原地打转,却也无济于事。
月蓝烟也是第一次到这里。
以前匆匆路过,也只是远远看上一眼,没曾想里面竟是这样的布局。
不过月蓝烟却没什么心情去欣赏,快速地寻找着熟悉的身影,“外公,你在吗?”
依山而建的药炉,门口处摆的书架上全是医书。
继续往前走,便可以闻到浓重的草药味,早已没了建筑的痕迹,里面是山洞,中间摆着巨大的火炉,看起来是练丹的地方。
再往里面走,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点热浪,还有泉眼流动的声音。
难不成里面是温泉?
月蓝烟正想去探求一番,不想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问话,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她猛然转头,瞧见徐谭厚单手拿着书卷,一手似乎拿着草药,“外公,您可是答应帮我救人的,怎么转眼就忘了?”月蓝烟封玄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蓝烟封玄屹最新章节
“谁说我忘了?”徐谭厚扫了眼月蓝烟,便向火炉方向走去。
见徐谭厚这样,月蓝烟恍然大悟,面带惊喜凑了上去,“这是什么,我怎么没见过,它能救子辰哥哥?”
“是否能救也看造化,毕竟你那子辰哥哥寒毒入体时日太长,不过算他小子命好,凌旭草百年不遇。”
“去吧,把他给我叫过来。”
月蓝烟的心情,可谓是大起大落,有了希望自然不可耽误。
看着急匆匆跑出去的月蓝烟,徐谭厚轻叹了口气,将自己摆着的银针拿出来,放入了汤药水中。
看着扎满全身的金针的封玄屹,月蓝烟有些心疼,慢慢将手放进了封玄屹的掌心。
封玄屹看着眼含泪光的月蓝烟,温柔一笑,“如今我赤身而坐,你一个女子在此,实为不妥,不如先出去?”
月蓝烟闻言有些羞涩,却忍不住担忧。
“瑶儿,先出去,你这样会影响我施针的。”
听到徐谭厚这么说,月蓝烟也不敢耽误,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。
徐谭厚扎完了最后一根金针,转头将刚刚熬好的草药,盛在碗中放置一旁,“瑶儿是个实心肠的孩子,跟她娘一个脾气。”
“我知你们皇家是非多,恐不适合她。”



第34章
封玄屹明白徐谭厚的意思,嘴角轻启,面色严肃,“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。”
徐谭厚手上的动作一顿,侧头看向一旁的封玄屹,二人对视良久才各自收回的视线,“但愿如你所言。”
“我的病……”对于后宫的尔虞我诈,封玄屹敢用生命起誓,可保她一世平安,可自己的身体终究由不得自己。
“喝了它,我既然已答应了,就不会放下不管。”
封玄屹接过药,一口喝尽,“那就拜托外公了。”
“这药只是暂时稳定你的寒毒,可以保你一年之内与正常人无疑,不过你放心,我定会在此期间,找到解毒的办法。”
封玄屹不胜感激,想要站起身感谢,却被徐谭厚重新按了回去,“好生坐着吧,金针怕是还要扎上三日。”
“三日过后,你便带着瑶儿回去吧。”
月蓝烟一直没睡。
徐谭厚不让自己进药炉,她只能等在封玄屹的房间里。
朦胧间,听到门外有动静传来,她急忙站起身来。
正巧看见封玄屹从门外走进,忙上前询问,“子辰哥哥回来了,怎么样了?”
封玄屹也没想到月蓝烟会在这里等自己,面带惊喜,“你一直在这里等着吗?”
月蓝烟羞涩的点了点头,“实在担心,睡不着。”
封玄屹伸手与月蓝烟十指相扣,坐至桌前,“瑶儿放心,外公已经想到办法了,再等三日,我们便可回去。”
“真的吗?”月蓝烟满眼惊喜。
直到三日后送别时,她才听徐谭厚说起,原来只是抑制住了。
不过也好,最起码赢了一年的时间,封玄屹也少受些病痛折磨。
月蓝烟环抱了一下徐谭厚,眼眶有些湿润,“外公,等过些日子我再过来看您。”
“早些回去吧,别让你娘担心,有时间外公会去看你的。”徐谭厚也难掩不舍。
“对了,外公,我还有件事想向您请教。”
“何事?”
月蓝烟擦干眼泪问道,“就是来此之前,我翻了母亲随身带着的一本禁书《怪医论》,我瞧着此书新奇,可娘断不肯让我看。”
“我瞧着,上面或许会有解毒的……”
“谁允许你看的!”徐谭厚脸色猛然一暗,眼中带着满满的怒火。
“……”这样的徐谭厚,吓了月蓝烟一跳。
封玄屹也没想到,不过只是一句平时的问话,却能让徐谭厚突然变了脸色,慌忙上前打个圆场,“外公消消气,瑶儿她只不过就是一时好奇。”
徐谭厚闻言,看了眼不知所云的月蓝烟,才稍稍按耐住了自己呼之欲出的怒火,转过身匆匆离开了。
“外公!”月蓝烟下意识的准备跟上去,却被封玄屹给拉住了。
“子辰哥哥,外公他怎么了?”
封玄屹摇了摇头,看着外公的背影,“你说的那医术,怕是和外公有些渊源,还是莫要追问了,我们走吧。”
月蓝烟蹙眉看了良久。
直到徐谭厚的背影消失,才淡淡地点了点头,跟着封玄屹一块儿离开了。
只是对于那本医书却多了一份好奇,看来医书确实与药王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可无论怎样,这本书她都志在必得。
月蓝烟相信在这本书中,自己定然能够找到蛛丝马迹。
一年的时间有太多的不确定,徐谭厚医术高明,她自是有信心,却也不敢懈怠。
毕竟事关封玄屹,她一点不敢出错……



第35章
匆匆赶路,擦着天黑,回到京都城内。
临近分别,两人竟是一时难舍难分。
“瑶儿放心,外公给的药很好,如今我与常人倒没什么分别,父皇母后见着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被封玄屹一提醒,月蓝烟有些担忧,“你陪我出宫这么些天,只怕早已被人发觉,万一到时候……”
“无事,父皇母后定然会感激这次出行。”
月蓝烟也赞同封玄屹的话。
毕竟现如今的封玄屹,看起来确实比走时精神多了。
见她依然不肯动身回府,踌躇的模样,封玄屹轻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如我陪你一块进去,想来以我太子的身份,洛大人是不会责罚的。”
“好!”月蓝烟笑得开心。
她是真心害怕,却并不是怕洛运呈。
她走时,只匆匆留了字条,前一日还偷拿了徐若水的禁书,这次回来定然是要挨骂的。
一路走进院子,倒也没什么特殊的情况。
丫鬟们见到他们,惊讶中也行着大礼,毕竟跟着的可是太子殿下。
从他们进门起,小厮早已匆匆去通传了洛运呈与徐若水。
刚到前厅,便看到了迎上来的二人。
洛运呈见是封玄屹,满心欢喜,上前恭迎,“太子殿下,快快里面请,微臣也不知今日您会来,少了些准备,莫要见怪。”
“洛大人客气了,我是陪瑶儿回来的。”封玄屹说罢,转头看向正冷着面色的徐若水,冲她躬身行礼。
徐若水看他谦逊的模样,表情稍微缓和,行了一礼,“太子殿下客气,瑶儿既然是您未过门的太子妃,出门游玩到非不可,只是毕竟是毕竟还未出阁,总是要顾些颜面在的。”
“妇道人家懂什么,别在这里胡说,快,太子殿下,请上坐。”洛运呈当即呵斥,转头却笑眼相迎。
“夫人教训的是,小婿知错了。”
自称晚辈的态度,让徐若水最后的怒气也消散了。
徐若水眼角带笑,侧身,“太子殿下,里面请。”
月蓝烟小心地观察着,见徐若水的面色缓和了不少,这才稍稍放心了,跟着封玄屹往里走。
封玄屹也没多逗留,只寒暄了几句,匆匆离开。
“娘……”月蓝烟讨好似的凑过来,伸手挽住了徐若水的胳膊。
徐若水却未瞧她一眼,抽回胳膊,转身重新坐回了上座。
月蓝烟略带尴尬的凑上去。
“这几日你去了何处?总见不着你,你母亲自然是担忧的。”
月蓝烟诧异,“我没听错吧,父亲,您什么时候竟关心起我们母女之间的事了?”
“这是和你父亲说话的态度吗?”洛运呈被拆穿,面带尴尬,一时没了耐心,甩袖匆匆离开。
月蓝烟瞧他那样,不由冷哼一声,转头看向座上的徐若水,面带尬笑,“娘,瑶儿知道错了。”
“我只是想外公了,所以便去瞧瞧。”
“见着了?”
得了话,月蓝烟自然要把握机会,“自然是见到了,不仅如此,外公还想办法压制住了太子殿下的毒,现在他与正常人无异了,而且还答应,一定会将子辰哥哥治好的。”
徐若水闻言,手上的动作一顿,终于肯抬头看月蓝烟,“你可有向他提起那本书的事?”

猜你喜欢

精选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