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磊耽美文学网

小说侯爷的病娇小蛮媳完结版徐蛮裴劭小说阅读

分类: 作文  时间: 2022-05-18 17:14:06  作者: 小冰 

点击全文阅读

小说侯爷的病娇小蛮媳完结版徐蛮裴劭小说阅读

春光正好,天朗气清。

一辆老旧的马车疾行在郊野的土路上,因昨日才下过一场雨,马蹄踏过便是泥水飞溅。

车厢不太宽敞,陈氏并一双儿女挤挤挨挨的坐着,三个人脸色都不大好看。

徐蛮靠着窗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块脏得快看不出颜色的门帘。自打上了马车,她就再没怎么吱过声。

陈氏只顾着抹眼泪,嘴里絮絮叨叨的,丝毫没看出徐蛮已经十分不耐烦。

此去京城,娘可是把什么都给抛下了。要是那谭氏撺掇着你爹不肯认咱们母子,那可怎么是好?蛮儿,你倒是给娘拿个主意啊!

徐敏行身体底子本就不大壮实,在马车上颠久了,脸上煞白煞白的,他娘又哭了一路,饶是他再沉得住气,也给闹得脑仁疼。

娘,都这个时候了还让阿姊拿什么主意?

他们是从田庄偷跑出来的,根本没留下后路,如今离京城也不过几百里路了,还容得他们后悔?

陈氏拿袖子揩了揩泪,又是一口哭腔:娘心里也是没底,要到了京城,少不得要给你们爹添麻烦

这话一出,外头赶车的马二混忍不住龇了龇牙,扯着嗓门道:大嫂子,你要真觉着怕给你男人添麻烦,就趁早掉头回去。不是我说,你个妇道人家就该安分在家把一双儿女抚养*,哪有见不得爷们儿好过,非要去扯后腿的?

陈氏被这马二混一句多嘴,气得嘴唇直哆嗦,偏她笨嘴拙舌,老半天憋不出一个字,只得垂着头又抹起泪来。

徐蛮最烦女人动不动哭哭啼啼,偏这个女人又是这副身子的娘,且这女人虽懦弱了些,但待这一双儿女却是实打实的一副慈母心肠,再如何她也不好同她撒火。

也该这多嘴多舌的马二混倒霉,徐蛮忍到极致,抬腿就朝马二混的背冷不丁踹了一脚。

马二混结结实实挨了一记,好险没从车辕上掉下去。

饶是陈氏早晓得闺女的脾气,也被她这一脚惊得目瞪口呆。

马二混气急败坏的扯住缰绳停下马车,扭头一把扯开车门帘,凶恶的瞪着马车里的三人:娘的,刚才是谁踹的老子!

陈氏绞着袖子,压根不敢正眼看他,整个人战战兢兢的一副随时要被吓昏过去的模样。

徐敏行目光落在徐蛮身上,眼神复杂得很。

你姑奶奶我踹的,怎么了?

徐蛮冷笑一声,随手抓起手边的一根马鞭,朝着马二混当头就是一鞭子抽过去。

一阵劲风袭去,马二混慌忙躲闪,可那鞭子跟长了眼睛似的,径直往他脸上招呼,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后,马二混半边脸顿时肿得比发面馒头还大。

你个赶车的,只管赶好你的车。我家的事,轮得到你狗拿耗子?

马二混睚眦欲裂,眼角红得像是要滴血。他捂着半边脸,眼神阴戾的环视了一下四周,心想着横竖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这处虽然不是甚好,但好歹还算荒僻

陈氏被马二混的模样给吓得整个人缩成一团,一双手死命的将徐蛮和徐敏行往自己怀里扯。

马二混咧着嘴阴狠的笑了笑,这么一笑他脸上的伤疼得更厉害,嘴角抽搐着显出十二万分的狰狞来。

原还打算让你们多活个一时半刻,偏你个小娘皮要上赶着找死,这怨谁呢?

徐蛮半点不惧,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盯着马二混,唇角微微一勾:你当我不知道你专挑着野路赶是为着什么?

马二混被她盯得浑身发毛,麻着胆子伸出蒲扇般的大掌去拽徐蛮。

陈氏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,扑上去将徐蛮挡在身后,冲着马二混一顿乱打乱撕,却被马二混一把扯乱了发髻,拽着她散落的头发将她往车下拖。

徐蛮被陈氏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搅乱了章法,心头却冒出一丝暖流,她二话不说朝着马二混又是一鞭,马二混忙松手去挡,却挡了个空。

那鞭子直接绞在他脖子上,徐蛮一使劲,马二混顿时扑到车上,整个脑袋扎进了车厢里,他一双手拼命的去扒拉紧紧勒着他马鞭,窒息感令他白眼直翻,脸憋出了青紫色。

陈氏惊叫一声,一把搂着徐敏行往徐蛮身边靠,脸色比纸还白。

徐蛮顺手拔下陈氏头上垂垂欲落的一根银簪,比在马二混的脖颈大动脉处,冰凉的触感激得马二混浑身直打颤。

谁上赶着找死,嗯?

徐蛮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眼里的煞气却令马二混彻底胆寒,他相信这小丫头是真下得了手杀人!

原以为是个不费劲的差事,却没想到阴沟翻船

姑奶奶饶命

马二混憋得说不出一句囫囵话,喉咙里全是破碎的气音。

徐蛮略松了点劲,银簪尖利的一端在马二混的颈动脉游走:是谭氏那贱妇命你来的?

马二混拼命喘气,一只手悄悄往后腰上探。

徐敏行眼尖的发现了他的小动作,立即出声提醒徐蛮:他腰上恐有利器!

你说这个?

徐蛮将脚下的一把匕首踢到徐敏行面前示意他拿着保命,手里的簪子则毫不犹豫的刺穿了马二混颈部的皮肤。

马二混惊恐欲裂:你你什么时候.

刚打照面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,我怎么可能毫无防备?

徐蛮笑得更甜了: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是谭氏那个贱妇派你来杀我们的?

马二混忙不迭的的摇头:我我不认识你说的谭氏,是.白石庄子的蔡胡子花了二百两银子雇我来的,真的不敢有半句假话!

陈氏捂着嘴,浑身都在哆嗦。

她丈夫徐闻自打科举高中后,便瞒着家中在京城另娶了一房妻室,而白石庄子正是他现如今的夫人谭氏的陪嫁田庄。马二混口中的蔡胡子是田庄的庄头,也是她大姑姐徐柳前年改嫁的男人。

那蔡胡子是怎么跟你说的?

马二混感觉到脖子上的血在往下淌,不禁咽了咽口水:他他让我找个荒郊野岭的地方,把你们仨做掉,事成之后还有五百两酬金.

三条人命就值七百两?

徐蛮眯了眯眸子,一副喜怒难辨的神情,马二混早给吓破了胆,一动不动不敢吱声。

徐敏行,你会赶车吗?

徐蛮看了眼清瘦文弱的弟弟,眼神里带着几分犹疑。

徐敏行不负所望的摇了摇头,她直接略过陈氏,嘀咕了一句:我也不会。

马二混立刻觉得自己又行了:小姑奶奶,赶车我会呀,您想去哪儿我给您送去哪儿,只要您饶我一条狗命!

徐蛮审视了马二混一会儿,幽幽的道:你跑不了,知道吗?

马二混拼命点头:我不敢跑!

徐蛮这才将簪子丢给陈氏,慢慢松开了手里的鞭子。

一声几近轻不可闻的低笑声在马车底下响起

猜你喜欢

精选作文